【台灣族群分布】-泰雅族文化、語言、紋面 ATAYAL

人文 :::::::::::::::::::::::::::::::::::::
族群分布概況及其語系表

雅族—賽考列克亞族

族群 語系 地理位置 日據時部落名 今行政轄區
馬力巴群 賽考列克語 北港溪上游及支流Keaman溪以北 山腹卡莫司耶、畢魯莫岸、莫古波波、莫古理汗、莫古塔塔、莫古巴波 仁愛鄉力行村轄有大洋、望洋與翠巒三聚落。
白狗群
( 福骨群 )
賽考列克語 北港溪上游、 白狗大山之南 馬西多巴翁、塔比倫、馬卡那奇、希白陀支 仁愛鄉發祥村轄有瑞岩、紅鄉、慈峰及溪門四聚落

泰雅族—澤熬利亞族

族群 語系 地理位置 日據時部落名 今行政轄區
眉社群 澤熬利語 埔里盆地眉溪以北
萬大群 澤熬利語 原居眉溪沿岸,再移居霧社台地,受霧社群影響移居至濁水溪與萬大溪會合處台地 萬大社 仁愛鄉親愛村
眉原群 澤熬利語
眉原地方語系混用賽考列克語
北港溪中游台地 波提幹、奧本、白多昂、馬到魯、苯卡奇、古摩卡恩 仁愛鄉新

泰雅族—賽德克亞族

族群 語系 地理位置 日據時部落名 今行政轄區
土魯閣群 賽德克語
( 土魯閣言 )
濁水溪上游 索多、玻拉瑤、玻希卡、盧西塔牙、塔洛灣 仁愛鄉合作村轄有平生、靜觀兩部落
道澤群 賽德克語
( 道澤方言 )
濁水溪上游 頓巴拉哈、奇卡、洛沙、波奇澎 ( 以上集團部落光復後稱平靜 ) 仁愛鄉精英村轄有平靜、平和及土魯閣群波拉瑤部族人建立之山部落
畢黑拉、侯米里西、喀拉胞、魯給塔雅( 以上集團部落光復後稱平和 )
德奇塔雅群 賽德克方語
德奇塔雅方言
濁水溪上游馬赫溪塔洛灣溪沿岸台地 塔洛灣、荷歌、斯克、馬赫波、波亞倫、羅多夫、霧卡山社 原居霧社地區,霧社事件翌年 ( 1931年 ) 被強制移居北港溪中游,取名川中島社,今屬仁愛鄉互助村清流社區
巴蘭、塔卡南、卡茲庫、洛韶、波魯洛夫 原居霧社地區,1936年因興建日月潭發電工事之萬大水庫,被強制移居北港溪中游,取名中原社,現屬仁愛鄉互助村中原社區
西袍、土岡 現屬仁愛鄉南豐村,俗稱眉溪聚落

泰雅族 ATAYAL

這是一種傳說,神秘的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在瑞岩的山頂上,有一顆名叫賓沙布甘的巨大石頭,經過長時間的粹練後,有一天,突然的裂開來,裂開的巨石中,竟走出一對男女,這便是泰雅族的起源。但是還有另一種傳說,便是在白石山上有一棵名叫波索卡夫尼的大樹,這大樹的一半竟然是一棵石頭,有一天,半樹半石竟然變成了一對男女,成為泰雅族的祖先。
於是泰雅族便居住於中、北山區,埔里至花蓮連線以北,人口約九萬人。分為兩種不同的支別,一是泰雅亞族,一是賽得克亞族,這兩族生活方式,以及語言皆不相同,而合歡山區大多為賽得克亞族。
泰雅族的族名為ATAYAL,這原本意思為真人,即為勇敢的人。由此便可得知泰雅族的民族性剽悍勇猛,擅長狩獵,以及山田燒墾。也正因其民族性的關係,在日本統治台灣期間,便發生彼此傷亡慘重的霸社事件。
在泰雅族的社會中,走的是平權制度。對於族的領導人並不是世襲,而是需要具備有領導能力,才有資格帶領族人,頗有民主精神於其中。話雖說如此,但對於族中重要之大事,仍是需要族中大老們彼此共同商議以及討論。
泰雅族的社會中以紋面和織布最為出名。紋面對泰雅族而言是榮譽的象徵。而能紋面的男子,代表已經獵過首級,可獨當一面,保衛國家社稷的成年男子。而能被紋面的女子,則代表善於織布,且能論及婚嫁。在泰雅族所織出的布中,便可發現泰雅族喜好用紅色來表現其族性。紅色的泰雅,是血液的奔騰,是生命的力量,是生活的多采多姿。當然,亦不可忽視的是泰雅族中編籃的藝術,泰雅族人能編出極富特色的籐籃、籐帽,還有現在少見的口簧琴,泰雅族男子會藉由口簧琴吹出口簧琴舞,向心儀的女子示愛。
最後介紹的是泰雅族的信仰,祖靈—RUTUX。在泰雅族人的心中,是最重要的信仰,代表著無形的、超自然的力量。是可以為族人治病,並且可以消災祈福,保護族人的。

 

走入本鄉 萬 豐 村的姊源地帶,在濁水溪高位河階上,六十九年起陸續發現許多極富考古價值的史前石器陶片,經送美國做碳素鑑定,證實是二千三百年前的古物。
七十年底在姊源挖掘一公尺、長三十餘公尺、寬二十餘公尺的深坑,計出土的有房屋基礎的石板岩、石墻、石板棺等,另有石斧、石錐、網墜等石器用具,還有夾砂灰、紅色陶片。因地緣關係,離曲冰部落僅一﹒五公里,便稱作「曲冰遺址」。
前挖掘的部分僅佔十五分之一,已列為國家三級古蹟,地方政府極盼當作文化財產加以維護,並藉之發展觀光事業。將來作全面要發掘,進一步設置陳列館,作為歷史性的活教材。

藏於高山的角落文化

還記得〝異域〞這部電影嗎?
一九六○年的秋天,我軍在緬甸陷入苦戰,傷亡慘重,再加上緬甸政府空軍總司令的座機被擊落,因此緬甸政府向聯合國抗議有伊軍隊侵犯其主權,因此我反共救國軍奉令撤守。於是,中華民國政府在一九六一年初,將大多數的國軍遷移回台灣,行政院便撥出合歡山區的見晴農場,安置滇緬邊區之 游擊隊幹部、家眷及退除役官兵,在此農墾開發,而展開合歡山特殊的滇緬風情。
正鑒於高山天氣的峻冷,這群國軍便決定將年紀較長的孤軍安置於海拔較低的壽亭新村,而年紀較輕且攜帶家眷的國軍,則居住於海拔較高的博望新村,這充分的表現出他們尊重長輩、有良好的倫常觀念及深厚同澤愛的情誼。放下槍桿的國軍,其實在山上的開墾並不容易,一切都需自行處理,單是找尋水源,就讓他們翻山越嶺。但堅毅的他們仍將這些困難一一突破,努力成就了這一片土地,才有今日的大家所見的如此優良的高山農特產品。
隨著時間的流逝,現今的合歡山區,因政府土地放領的政策,加上時空、文化的改變,居住在這一片土地的滇緬後裔們逐漸轉型,改而經營起民宿,並將自身的家傳料理—擺夷小吃,例如:碗豆粉、米干等等,在合歡山區展露出來,成為台灣山區特有的滇緬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