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租機車哪一間比較好 租車酒駕撞樹 找人頂包騙保

 花蓮租機車哪一間比較好 租車酒駕撞樹 找人頂包騙保

市民丁喜酒後駕駛租來的汽車出了事故,知道保險公司不會理賠,還要受交警處罰,於是找朋友徐仁頂包,並騙取保險。誰知理賠款到手後,車主楊進嫌保險賠付少,找丁喜討要“封口費”補償不成,一怒之下報警說出了頂包真相。揚子晚報記者昨天獲悉,近日,肇事者丁喜、車主楊進和頂包者徐仁均因涉嫌保險詐騙罪被南京市六合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楊進有一輛老式的帕薩特固定出租給丁喜。前段時間,丁喜和朋友喝完酒後開車不慎撞上了路邊的樹木,發生了嚴重事故,上的兩個安全氣囊全部彈開,上面還有血跡,車子幾近報廢。事發後,丁喜雖然喝得暈暈乎乎,但車子一撞,立馬清醒起來,他急切地給朋友徐仁打電話,讓他趕來現場頂包,一可逃脫酒駕罪責,二還可以走保險賠付車損。徐仁也沒多想就答應了。因為要得到保險公司的理賠,很多程式都需要車主的簽字。於是丁喜就把情況給楊進分析了一下,楊進一聽,反正自己划算,也就一口答應了。

保險公司的定損員檢測後說車子是全損。全損金額測算下來是31104元,花蓮租機車哪一間比較好扣除了殘值和施救費,楊進拿到手29604元。這和楊進一開始的預估相差甚遠,於是楊進給丁喜打電話,想讓他自己再掏兩萬元作為“封口補償”,丁喜不同意,楊進就威脅說:“不行我就報警,舉報你酒駕找人頂包的事。”丁喜沒轍,討價還價後定了1.8萬元的封口費。

隨後丁喜先付了1.3萬元,還有5000元打算緩段時間再付清。

沒想到,後來丁喜因為跟別人打架被關進了看守所。楊進眼見一時半會兒“封口費”拿不到位,一氣之下報了警。隨即徐仁和楊進被送進了看守所,丁喜被押解回南京六合再偵查。在看守所調換監室時,丁喜還不忘讓獄友給徐仁帶話:一切按照原先的說辭,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別說。然而徐仁並沒有聽從丁喜的安排,哪一間比較好和楊進都如實地供述。丁喜一開始還百般抵賴,最終在人證、物證面前低下了頭。

花蓮旅遊

是臺灣最後一個被漢人移居的地方之一。古稱“奇萊”,為臺灣面積第一大縣。東邊以海岸山脈濱臨太平洋,西邊是高聳的中央山脈,南端與台東縣的池上鄉與長濱鄉交壤,北邊以大濁水溪與宜蘭縣南澳鄉接鄰。東岸的海岸線長有124公里,由於有多條河流出海,造成種類眾多的海岸景觀,其中以斷崖峭壁為最險峻的景觀,特別是和平溪口南邊的清水斷崖,高1000米以上,是蘇花公路上的知名景點,也常因雨造成崩塌而道路中斷。此外,在縣南方的石門海岸區,屬於堅硬的礁岩岸區,有相當多海蝕的景觀,再南方一點還有石梯坪,此地的岩盤如石階般伸入海中,亦有許多海蝕溝、海蝕崖、海蝕平臺、隆起珊瑚礁等,其中壺穴景觀堪稱臺灣第一。
族群色彩豐富是最大的人文特色,主要原住民阿美族為臺灣九族中的最大族,據說是2000年前移居而來的馬來人繁衍而生;每年7、8月,各部落豐年祭吸引眾多人潮前來觀賞,是最重要的人文盛事。
礦產較為豐富,尤以礦石聞名遐邇,盛產大理石。由於開發較晚,至今仍具原始風光,具有豐富的旅遊資源,是臺灣觀光旅遊勝地。崇山峻嶺中隱藏壯麗氣象,縱谷田園則可見雲影飛行,已有越來越多的花蓮人欲以實際行動守護這片”臺灣最後的淨土”。
基本資訊
區號:03
郵編:950
位置:位於臺灣的東部,東邊臨無際的太平洋;西邊則以中央山脈和台中縣、南投縣、高雄縣為鄰;北邊以大濁水溪及宜蘭縣為鄰;南邊則以部份海岸山脈和台東縣接壤。
經緯度: 北緯120度58分0秒,東經23度5分0秒
面積:4,628.5714平方公里(臺灣的第1位)
人口: 341,001人(2009年8月)(臺灣的第20位)
區劃:下設1市(花蓮市)2鎮(鳳林鎮與玉裡鎮)與 10個鄉(秀林鄉、新城鄉、吉安鄉、壽豐鄉、萬榮鄉、光復鄉、豐濱鄉、瑞穗鄉、卓溪鄉、富裡鄉)。縣治設在花蓮市。
語言:普通話、台語(閩南話)、客語、阿美語、太魯閣語、布農語、噶瑪蘭語、撒奇萊雅語。
縣花:蓮花
縣樹:菩提樹
縣鳥:朱鸝
氣候描述:
一年四季如春,氣候溫潤。春季是遊覽花蓮的最佳季節。
每年初春,賞花海美景;花田美景也是花東縱穀的觀光特色之一,開車一日遊,就可收覽7,500公頃的大片美景;除了油菜花,還有大波斯菊、向日葵、百日草等花色繽紛登場。花海美景北自花蓮壽豐、南迄台東鹿野,長達百餘公里。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最值得一去欣賞。
七八月,是金針花盛開的季節,桶黃與青綠夾雜散佈在花蓮縣富裡鄉六十石山間,景觀壯麗奇特,別有一番賞花情趣。六十石山是個觀賞好地方。

 

【花蓮地名的由來】花蓮的歷史故事-花蓮的特色


洄瀾的歷史

在一百八多年前,高山大海的後山,還是蓁莽蒼蒼的荒癘之地,也是原住民族追飛逐走的原始世界,清朝的封山禁令阻絕了漢人踏足後山,根據傳聞,直到清朝嘉慶十七(西元1812),才開始有漢人大規模的拓墾行動,比西部整整遲了一百多年。
據說,當年宜蘭人李享和莊找以布和貨物折價五千二百五十銀元,向奇萊五社通事購買一塊名為祈來的土地.根據台灣通史引用地契所述,當時交換的土地範圍:東至(太平洋),西至(七腳川),北起豆欄(荳蘭溪),南至覓厘荖溪(荖溪)不過由於查無實證,學者懷疑漢人大規模的擴墾行動應至道光五年才出現.至於第一批墾民在東部的新生活如何,更加無法得知,但可以確知的是,由 於清廷山禁漸鬆弛,以及西部平原的開發已達飽和,勇於冒險的人,對於後山這塊處女地充滿想像和愛懼交織情緒,絡繹於途。
道光五年(西元1825),大墾首吳全和蔡伯玉在宜蘭募集墾民二千八百餘人到後山,在今壽豐鄉平和,志學兩村拓墾,為抵禦原住民侵擾,築城防衛,人稱吳全城.不過由於多之原住民族環伺襲擊,加上瘴癘嚴重,墾眾大量生病,不安耕種,短短兩年內,佃民四散而去,經營多年的耕地又變成荒蕪之地。
咸豐元年(西元1851),淡水聽富農黃阿鳳招募壯丁二千二百餘人,從宜蘭由海路登陸後山 ,墾荒於米崙山西北一帶的奇萊原野,創見了十六股庄,並開闢十六股,三仙河,武暖(武援),沙崙和十八鬮等五個墾區。
雖然,原住民族對異族常有攻伐,後山瘴癘之氣嚴重,漢族先民折損無數,造成人心惶惶.然而,十六股庄經營有成,以部分良田收成作為公產,用以資助到奇萊開創事業的新客,因此即使後來總頭人黃阿鳳因癘病去世,仍然不乏漢民移居後山,勢力更盛。
不過,盤踞在奇萊地區的原住民族竹窩宛人(達固部灣),因見漢族先民開墾良田逾百餘畝,意識到自己生存空間遭受威脅,乃展開反撲。
同治三年(西元1867)加禮宛社及七腳川社更聯合附近社眾,與竹窩宛社一起襲擊墾民,由於來勢洶洶,墾民有主張奮勇抵禦者,有主張投降者,意見紛云,人心渙散,以致庄城淪陷,半數墾民被殺,其餘四散奔出向海上逃命,傳說有人逃往新城,有人隨波漂到豐濱及大港口一帶,再移居璞石閤(今玉里).當然,漢人在奇萊原野的基業也跟著荒廢了。
歷史中斷了近十年的十六股庄,一直到光緒元年(西元1875)才有墾民隨著開路的清軍東來,復興舊業,成為未來花蓮市發展的據點。
撒奇萊雅血淚
在荷蘭人的文獻中,撒奇萊雅人勢力範圍約在立霧溪以南,木瓜溪以北的平原地帶。當外族接觸到他們時,誤以Sakiraya是地名,就以諧音奇萊稱之,附近的高山也稱奇萊山。荷蘭,清朝,日本人的輿圖及文獻都沿用下來。撒奇萊雅人的大本營在四維高中附近,稱為達固部灣Dagubuwan,在清代的文獻上稱為竹窩宛。
根據撒奇萊雅老人口述,因族人協助葛馬蘭人抗清,加禮宛事件落幕後也同遭清軍整肅,並被迫遷社,部分族人則散居在阿美族人的部落中,由於對清軍心懷恐懼,不敢認祖歸宗,漸被阿美族同化,連後代子孫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撒奇萊雅人。目前族人散居市國福里,德安里;瑞穗鄉馬力雲社及磯崎村等地。
太魯閣事件
由於太魯閣人聚居的立霧溪,木瓜溪流域一帶,蘊藏豐富林礦資源,日人佔領台灣後頻頻攏絡漢人通事和太魯閣人,然而,1896年時十二月駐守新城的分遺隊一名士兵欺辱玻士林社的少女,引起太魯閣諸社普遍憤慨,在漢人通事李阿龍協助策劃下,由 赫赫斯社的頭目哈鹿。那威和玻士林社頭目率領各社壯丁,將十三名日軍官兵全數消滅的新城事件,也埋下一場長達十八年的反日霸權的抗爭。
日方一度對太魯閣族人採取睢撫策略,然而因日人逐漸擴大採樟區域,侵入太魯閣族人的生存領域,流血衝突時起,最嚴重的一次即是1906年八月一日襲殺港支廳長大山十郎,賀田組員工及腦丁等三十六名日本人的威里事件,這個事件震驚日本當局,也使日本決心痛懲凶手。暗中積極布署,實施更周全的封鎖。
日人的』理蕃』五計畫,即是為討伐太魯閣人所展開的軍事行動。首先,籌措龐大經費修築第一條益勇線,以便封鎖並孤立太魯閣,拒絕其日用品交換,縮小其生存空間。
之後又陸續修築巴扥蘭,七腳川及得其黎等益勇線,並深入山區調查其居現況,繪測部落分布圖。。。,在多年精密部署下,1914年五月,在台灣總督左九間馬太親自督軍下,發動大規模』太魯閣征伐軍事行動』,以將近兩萬人兵力對付只有三千名可戰壯丁的太魯閣人,經歷兩個多月,最後太魯閣人在彈盡糧絕下,被迫繳械投降。至今,這一段悲痛歷史,仍在太魯閣人老人的口中唏噓傳述著。
蘇花古道,昔稱的後山北路,也是人心中的洄瀾北路,開築至今已有一百二十六年歷史。洄瀾北路全程就是一頁血淚斑斑的後山開發史和族群變遷史,有許多歷史人物的圖像不應該被遺忘,是這一份人文摺頁最想表達的生命情感。希望藉著洄瀾北路歷史事件的重現,讓人感受到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過的靈動生命,更熱愛珍惜這片可愛的鄉土。

【認識花蓮】花蓮地名的由來-花蓮的歷史-花蓮的故事-特色

在一百八多年前,高山大海的後山,還是蓁莽蒼蒼的荒癘之地,也是原住民族追飛逐走的原始世界 ,清朝的封山禁令阻絕了漢人踏足後山,根據傳聞 ,直到清朝嘉慶十七 年(西元1812),才開始有漢人 大規模的拓墾行動,比西部整整遲了一百多年。

據說,當年宜蘭人李享和莊找以布和貨物折 價五千二百五十銀元,向奇萊五社通事 購買一塊 名為祈來的土地.根據台灣通史引用地契所述,當 時交換的土地範圍:東至 海(太平洋),西至(七腳川 山),北起豆欄(荳蘭溪),南至覓厘荖溪(荖溪).不過 由於 查無實證,學者懷疑漢人大規模的擴墾行動 應至道光五年才出現.至於第一批墾民 在東部的 新生活如何,更加無法得知,但可以確知的是,由 於清廷山禁漸鬆弛,以及 西部平原的開發已達飽 和,勇於冒險的人,對於後山這塊處女地充滿想像 和愛懼交織情緒,絡繹於途。
道光五年(西元1825),大墾首吳全和蔡伯玉在宜蘭募集墾民二千八百餘人到後山, 在今壽 豐鄉平和,志學兩村拓墾,為抵禦原住民侵擾,築 城防衛,人稱吳全城.不過由 於多之原住民族環 伺襲擊,加上瘴癘嚴重,墾眾大量生病,不安耕種 ,短短兩年內,佃 民四散而去,經營多年的耕地又 變成荒蕪之地。

咸豐元年(西元1851),淡水聽富農黃阿鳳招募壯丁二千二百餘人,從宜蘭由海路登陸後山 ,墾荒於米崙山西北一帶的奇萊原野,創見了十六 股庄,並開闢十六股,三仙 河,武暖(武援),沙崙和 十八鬮等五個墾區。
雖然,原住民族對異族常有攻伐,後山瘴癘之氣嚴重,漢族先民折損無數,造成人心 惶惶.然而,十六股庄經營有成,以部分良田收成作為公產,用 以資助到奇萊開創事業的新客,因此即使後來總 頭人黃阿鳳因癘病去世,仍然不乏漢民移居後山 ,勢力更盛。

不過,盤踞在奇萊地區的原住民族竹窩宛人 (達固部灣),因見漢族先民開墾良田逾百餘畝,意 識到自己生存空間遭受威脅,乃展開反撲。

同治三年(西元1867)加禮宛社及七腳川社更聯合附近社眾,與竹窩宛社一起襲擊墾 民,由於來勢洶洶,墾民有主張奮勇抵禦者,有主張投降者…,意見紛云,人心渙散, 以致庄城淪陷,半數墾民被殺,其餘四散奔出向海上逃命,傳說有人逃往新城,有人隨波漂到豐濱及大港口一帶,再移居璞石閤(今玉里).當然,漢人在奇萊原野的基業 也跟著荒廢了。
歷史中斷了近十年的十六股庄,一直到光緒元年(西元1875)才有墾民隨著開路的清 軍東來,復興舊業,成為未來花蓮市發展的據點。

在荷蘭人的文獻中,撒奇萊雅人勢力範圍約在立霧溪以南,木瓜溪以北的平原地帶。 當外族接觸到他們時,誤以Sakiraya是地名,就以諧音奇萊稱之,附近的高山也稱奇萊山。荷蘭,清朝,日本人的輿圖及文獻都沿用下來。撒奇萊雅人的大本營在四維高中附近,稱為達固部灣Dagubuwan,在清代的文獻上稱為竹窩宛。

根據撒奇萊雅老人口述,因族人協助葛馬蘭人抗清,加禮宛事件落幕後也同遭清軍整肅,並被迫遷社,部分族人則散居在阿美族人的部落中,由於對清軍心懷恐懼,不敢認祖歸宗,漸被阿美族同化,連後代子孫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撒奇萊雅人。目前族人散居花蓮市國福里,德安里;瑞穗鄉馬力雲社及磯崎村等地。

 由於太魯閣人聚居的立霧溪,木瓜溪流域一帶,蘊藏豐富林礦資源,日人佔領台灣後 頻頻攏絡漢人通事和太魯閣人,然而,1896年時十二月駐守新城的分遺隊一名士兵 欺辱玻士林社的少女,引起太魯閣諸社普遍憤慨,在漢人通事李阿龍協助策劃下,由 赫赫斯社的頭目哈鹿。那威和玻士林社頭目率領各社壯丁,將十三名日軍官兵全數 消滅的新城事件,也埋下一場長達十八年的反日霸權的抗爭。

日方一度對太魯閣族人採取睢撫策略,然而因日人逐漸擴大採樟區域,侵入太魯閣 族人的生存領域,流血衝突時起,最嚴重的一次即是1906年八月一日襲殺花蓮港支 廳長大山十郎,賀田組員工及腦丁等三十六名日本人的威里事件,這個事件震驚日 本當局,也使日本決心痛懲凶手。暗中積極布署,實施更周全的封鎖。
   日人的”理蕃”五計畫,即是為討伐太魯閣人所展開的軍事行動。首先,籌措龐大經費修築第一條益勇線,以便封鎖並孤立太魯閣,拒絕其日用品交換,縮小其生存空間。

之後又陸續修築巴扥蘭,七腳川及得其黎等益勇線,並深入山區調查其居現況,繪測 部落分布圖。。。,在多年精密部署下,1914年五月,在台灣總督左九間馬太親自督軍下,發動大規模”太魯閣征伐軍事行動”,以將近兩萬人兵力對付只有三千名可戰壯丁的太魯閣人,經歷兩個多月,最後太魯閣人在彈盡糧絕下,被迫繳械投降。
至今,這一段悲痛歷史,仍在太魯閣人老人的口中唏噓傳述著。

蘇花古道,昔稱的後山北路,也是花蓮人心中的洄瀾北路,開築至今已有一百二十六年歷史。洄瀾北路全程就是一頁血淚斑斑的後山開發史和族群變遷史,有許多歷史人物的圖像不應該被遺忘,是這一份人文摺頁最想表達的生命情感。希望藉著洄瀾北路歷史事件的重現,讓花蓮人感受到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過的靈動生命,更熱愛珍惜這片可愛的鄉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