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古戰場故事

第1天

南迴公路有景賞
石門古戰場
石門古戰場

地勢險要夾峙於斷崖與山壁之間,為一有名的古戰場,即清同治年間牡丹社事件地點,當時山胞於此力戰侵台日軍,清廷卻以賠款通商了事,留下令人扼腕的史蹟,旅行社花蓮虱母山頂上立有「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石碑供人憑弔。

高士部落
高士部落│排灣族

高士部落排灣族的古老部落,擁有六百年的歷史。部落四面環山,擁有相當原始的自然環境,體能好的旅人可挑戰有「英雄路」之稱的高士穀道,登高後可東瞰太平洋日出,西望大武山日落。附近珍貴景點包括:「牡丹社事件」發生地石門古戰場、牡丹水庫、四重溪等。

人文生態穀道巡禮
鑫文創DIY
採香菇
野牡丹花季
神社眺望太平洋美景
旭海大草原
東源部落
東源部落│排灣族

東源部落適合欣賞水生植物之美的部落。美麗的哭泣湖有如台灣莫內花園,保存著豐富的自然資源,例如在其他地方極為罕見的台灣水韭,湖濱則有參天的桃花心樹林;國家級的東源濕地因凋零與新生的水中植物層層疊疊,形成可以行走其上的「水上草原」。

東源水上草原
哭泣湖
水上飛
野薑花田
牡丹水庫
順遊四重溪

排灣族名字

第1天

古樓部落
古樓部落│排灣族

古樓部落來義的排灣族語為「祖先發祥地」之意,是日治時期最大的原民部落,兆豐農場門票昔日曾有近三百戶的石板屋錯落於海拔一千公尺的高山斜坡。儘管現已遷至平地,但仍保持古老的習俗,並每隔五年舉辦一次排灣族最重要的祭儀─竹竿祭(又稱五年祭);祭典中的刺球儀式,族人圍成圓圈以長竹竿刺籐球,是祭典活動的最高潮。

永不枯竭二峰圳
原裳月桃編藝術
五年祭刺福球
訪工藝坊
春日–農家樂有機蔬菜園健康用餐
新鮮蔬果入荷
古樓部落
吾拉魯滋部落│排灣族

吾拉魯滋部落泰武鄉泰武村原為排灣族最大部落,負責守護祖靈的居所「大武山」。莫拉克風災後遷至現址,並恢復以排灣族語命名,繼續守護大武山,「吾拉魯滋」意指「擁有四個小社的大部落」。族人在大武山種植的泰武咖啡遠近馳名,咖啡飄香已成為吾拉魯滋讓旅人難忘的特色。

鼻笛爺爺的家
傳統石板屋
吉貝木棉林
吾拉魯滋部落音樂咖啡

山地門琉璃吊橋門票

第1天

山川琉璃吊橋
山谷間的微笑-山川琉璃吊橋

是連結三地門鄉三地村與瑪家鄉北葉村的吊橋,這座吊橋,不僅僅為往來交通,也展現當地原住民文化與歷史,琉璃珠的意象裝置由在地藝術大師撒古流.花蓮旅遊巴瓦瓦隆設計,分別鑲嵌在橋上兩側及引道上計有32面故事牌,述說著部落動人故事。另外,吊橋兩端的入口意象,則由三地門地磨兒國小及瑪家北葉國小學生,以馬賽克藝術作品,裝置錨碇座牆面及擋土牆牆面,尤其兩端各設置一座巨石裝置藝術,以「蕃藷」、「芋仔」的意象,象徵族群融合。

三地門鄉原住民文化館

本館於2006年12月10日開館,委託「社團法人屏東縣地磨兒文化產業藝術協會」經營。園內有主體陳列館及館外活動區,陳列館內ㄧ樓為特定展覽廳,二樓為多媒體視聽室,三樓則是多功能交誼廳。而館外活動區包括了手工藝品販賣部、排灣三寶廣場、觀景台、射箭場、假日創意市集及旅遊服務中心。經常舉辦大型活動、特展、研習及DIY教學活動,邀請團體或學校前來參觀,並與旅行社結合,有配套行程,遊客眾多,充分顯現在地排灣族及魯凱族藝術文化特色,同時也帶動地方產業文化化與文化產業化,期能達永續經營的概念。

禮納里部落
台灣的普羅旺斯-禮納里部落

禮納里部落因八八風災造三地門鄉、霧台鄉、瑪家鄉重大災情,經由政府與民間團體協助,於瑪家農場建立禮納里部落,以安置三地門鄉大社村、霧臺鄉好茶村、瑪家鄉瑪家村的族人,而禮納里的意思為「我們一起走,大家一起往那兒去的地方」。

原創空間
落巡禮1n1原創空間

曾舉辦「斜坡上的藝術祭」留下多位魯凱族、排灣族藝術家的作品。排灣與魯凱族人向來頗具藝術天分,精通雕刻、編織、建築、鑲嵌,1n1原創空間現有工坊,陶藝、木石鐵件、金工皮雕、刺繡編織等等全包。

南部火車小旅行

第1天
南迴公路有景賞
雙流森林遊樂區
雙流森林遊樂區

雙流國家森林遊樂區位於南迴公路旁,屬獅子鄉,以溪流的景觀為最大特色。花蓮租車本區居楓港溪上游兩大源流交會處,終年流水潺潺;雙流瀑布高廿餘公尺,溪水直瀉而下,聲勢浩大,激起迷濛的水霧,是最有名的景觀。溪谷兩旁青山環繞,林木茂密,處處可見熱帶雨林植物,栽植樹種為光臘樹、楓香、桃花心木等,二十多年來撫育長成林相優美蒼翠碧綠的森林,在積極提倡森林浴活動的今天,具有青山常在、綠山常流之特色。走在森林浴步道中,樹蔭點點,涼亭石椅可乘涼歇息,為提供森林浴場的最佳場所。

九棚部落
九棚部落│排灣族

位於滿州鄉九棚村,地處偏遠,是個寧靜質樸的農村部落,部落房屋多以傳統家族命名,庭院以圖騰彩繪裝飾。附近的九棚大沙漠天然地質風景區近年已成為冒險者的飆沙天堂。

滿州沙漠綠寶石
旭海大草原
原住民海味餐
石門古戰場
石門古戰場

地勢險要夾峙於斷崖與山壁之間,為一有名的古戰場,即清同治年間牡丹社事件地點,當時山胞於此力戰侵台日軍,清廷卻以賠款通商了事,留下令人扼腕的史蹟,虱母山頂上立有「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石碑供人憑弔。

回程途經四重溪